来自 科技 2020-06-30 09:44 的文章

不做可有可无的研究

  

  王新泉(左)和团队在做实验。清华大学结构生物学高精尖中心供图

  基础研究是疫苗研发的重要支撑。依据对新冠病毒的深入研究,清华大学结构生物学高精尖中心(以下简称“高精尖中心”)王新泉团队与张林琦团队着手研发的疫苗,被国内外同行寄予厚望,相关工作正顺利推进。

  成立5年来,高精尖中心科技创新突飞猛进。目前,已经取得近60项原创性基础研究成果,均发表于《科学》《自然》等国际顶尖学术期刊,高精尖中心一跃成为结构生物学领域全球领先的研究中心。

  这是怎么做到的?

  “没有什么秘诀。”高精尖中心主任施一公教授说,“我们只是遵循科技创新和人才成长规律。”

  机制稳定灵活,激励大胆探索

  6月17日,王新泉团队在国际期刊《自然通讯》刊发文章,阐述冠状病毒进化路径,这一成果引起业内广泛关注。

  “越前沿、越原创的研究,就越需要长期坚持。没有稳定支持,只能纸上谈兵。”王新泉在冠状病毒结构研究领域深耕十多年,对此深有体会,“科研经费断断续续,我只能在限定的框框里做事。不用为经费发愁,就能痛快地做有价值、有挑战的研究。”

  成立之初,高精尖中心就建立了长期稳定的支持机制。施一公常对科研人员说:“你的研究应该与天比高。只要研究课题有重要的科学价值,你就只管做,不用为钱操心。”

  灵活,是高精尖中心支持机制的另一个特点。

  5年前,高精尖中心研究员谭旭提出设想:研究蝙蝠的基因组学。蝙蝠自身携带多种对人类致命的病毒,包括SARS病毒和新冠病毒,但其自身却不得病。利用基因组学,从源头寻找答案,或许能帮助寻找新的抗病毒药物靶点。这一课题不属于结构生物学资助范畴,加上思路新奇、风险极高,在别的地方很难得到支持。施一公与几位同事论证后,做出了大胆决定:支持!

  如今,研究蝙蝠基因组学,谭旭团队发现了广谱抗病毒药物靶点和抗新冠病毒潜在药物分子。论文发表后在国际学术界引发轰动,科技部还专门邀请他去做专题汇报。

  高精尖中心敞开大门,鼓励科研人员开展跨单位、跨学科合作研究。经费不仅给中心的科研人员,合作者也有一份。

  科学的支持机制,换来了源源不断的高质量产出:施一公团队的剪接体相关研究荣获2015年度“中国十大科技进展”;杨茂君团队的线粒体呼吸链超级复合物相关研究获得2016年度“中国生命科学十大进展”;2019年度“中国生命科学十大进展”中,两项研究有高精尖中心研究人员的身影。

  高精尖中心聚拢了一支顶尖队伍。这里有23位常驻学术带头人,14位合作学术带头人,包括2名诺奖得主在内的11位国际学术顾问,30多位跨学科项目合作研究人员。

  “值得一提的是,我们这里23名具有博导资格的独立实验室负责人,平均年龄40岁,处于创新的黄金阶段。”施一公说。

  为年轻人雪中送炭,激发创新潜能

  为培养30岁以下的科研新锐,高精尖中心专门设立了针对博士生、博士后的支持项目。

  支持博士后的“卓越学者”和“卓越青年科学家”项目,旨在激励年轻学者大胆探索,积极进行原创性科学研究。

  “博士后面临成家立业的双重压力,能否得到支持至关重要。”高精尖中心副主任刘旻昊介绍,目前“卓越”项目已支持了43位国内外优秀的博士后和青年科学家。

  针对博士研究生的支持项目,分“卓越奖学金”和“创新奖学金”两类,前者鼓励在学术研究上取得显著成果的优秀博士生,后者鼓励在技术方法开发领域努力创新的博士生。

  90后学术新星万蕊雪就是受益者。她专注于酵母剪接体的三维结构与分子机理研究,目前已取得十多项重要突破,成果均发表于国际顶级期刊,获得2018年度《科学》杂志和瑞典国立生命科学实验室颁发的青年科学家奖。

  “这里鼓励年轻人敢想、敢闯,去挑战真正的问题。”万蕊雪说,就拿卓越奖学金来说,看重的不是你已经取得了怎样的成果,而是你的想法是否有足够的价值。“这对年轻人是莫大的鼓舞,能激发我们身上的潜力。”

  2016年设立至今,博士生奖学金已资助110位优秀的博士生从事高质量科学研究,博士研究生的培养质量显著提高,万蕊雪、白蕊、吴建平、胡明旭、范潇等一批后起之秀崭露头角。